拼音题和认读词语题在汉语词汇量测试中的效度对比之教育研究

来源: www.sblunwen.com 作者:vicky 发布时间:2019-12-02 论文字数:35622字
论文编号: sb2019110809584128452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本文是一篇教育论文,本研究选择了认读词语题、拼音题的测试类型。按照词汇测试维度区分方式,两种测试方法均有分离、特定、独立于语境的特征,做题时不需要浏览大篇幅的文字。

一、相关概念阐释及理论基础

(一)词汇知识的界定
词汇测试的目的是为了了解学习者对词汇的理解能力和运用能力,也就是对词的掌握程度。那么“掌握了一个词”的标准是什么?其衡量指标有哪些?这是衡量词汇测试题型效度之前应该界定的前提概念,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词汇能力的内涵到底是什么,涉及哪些方面?现有相关研究主要涉及三个方面:词汇知识的静态结构,词汇能力的运行模式,词汇能力的发展阶段。本研究将从以词为中心的词汇知识研究、引入维度概念研究词汇知识、以学习者为中心的词汇知识研究三个方面进行术语界定。
1、以词为中心的词汇知识研究
围绕词为核心的词汇研究是指从词汇知识体系构成的方面着手,探究词汇意义的多种组成成分,Cronbach 在 20 世纪 40 年代在他研究的母语词汇测试研究中提出了词汇的内部维度,他认为,掌握一个词汇表明习得者能理解和识别一个词所需要的以下五方面。概括性是要求学习者能对目标词进行分类、概括。词汇知识的应用性指学习者对目标词的应用恰当,掌握词语的适当用法。准确性是指学习者知道词语的使用场合并能确切地使用目标词。词汇知识的灵活性是指能想到词语的同义词、多义词、近义词,灵活创造性地使用目标词。词的宽度指能说出目标词的不同意义。Cronbach 的词汇知识定义遭到了一些学者的质疑,持反对意见的学者认为代表性的词汇知识框架不应该是基于母语词汇测试研究的。Read 认为最具框架性、代表性的词汇知识框架是 Jack Richards 对词汇能力的论述。
1976 年 Richards 以当时盛行的描写语言学理论为基础,率先提出了词汇知识框架,明确了词汇知识的多维性。Richards 所提出的框架主要有八个,分别是正常的社会人在进入成年阶段后,使用母语者词汇库会不断地扩充,但是他们的语法能力却基本保持稳定,或者变化较小。理解一个词表明知道词语出现在口语和书面语里的概率。理解一个词表明学习者能够区别使用场合和功能。理解一个词表明掌握与该词有关系的句法行为。理解一个词包括知道该词的基础形态和扩展形态。理解一个词包含了解目标词和该语言使用的其他词之间的语义联结结构。理解一个词的语义值就是全面掌握目标词。理解一个词表明了解很多与该词相关联的多种不同词义。
...........................

(二)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词汇量测试方法
1、接受性词汇的测试方法
(1)认读词语题
认读词语题最大的特征是操作简单方便,因此有很多研究者都十分重视该测试类型,但也是因为过于简易,它的效度总是受到质疑。初始阶段的认读词语题没有设计干扰词,常用于学习者测量自身母语词汇量。许多结论都是针对英语词汇量测试得出的,在刘亚平的《注音题和词表题在对外汉语词汇量测试中的效度对比研究》一文中,对该题型在对外汉语词汇量测试中的效度进行了验证,测试了汉语水平考试 5000 词中的 60 词,此外增加了 20 个假词作为干扰项,以避免考生的自信因素影响测试结果。应试者只需选出认识的词语,一个词语占一分,如果选到了干扰词,则要从总分中扣除所选干扰词的相应分数,一个假词占一分,如果受试勾选了所有词语,测试卷作废,不得分。例如:
1.爱好 2.爱护 3.轻松 4.安居 5. 安全6.游戏 7.上网 8.紧张 9.方法 10.想象
这类题型主要测试词汇广度知识中的的接受性层面。从 Nation 的词汇知识框架来看,认读词语题测量了学习者的词汇广度知识,即词汇量的大小。从能力层面来说,它测量了学习者的接受性词汇,该类词汇要求学习者能够理解即可。从邢红兵教授对第二语言词汇知识的分类来分析,该题型只涉及到词形,测试应试者是否能认知辨别该目的词的拼写形式。它不测应试者对词义的理解和词语的语法行为等其它方面的词汇深度知识。Read 对词汇划分的三个维度分别是根据构想的定义、词汇的范围和语境的依赖程度。从这三个维度来分析,认读词语题属于相对分离的、具选择性的、独立于语义环境的词汇量测试题型。
...............................

二、测试卷制定与词汇量测量

(一)词汇量测试卷的制定
1、词汇量测试卷的制定原则
(1)测试分别采用拼音题、认读词语题、配对题。其中配对题参照Nation(1990)的词汇水平测试生成词汇量测试卷,认读词语题参照 Meara(1987)的欧洲中心词汇量测试生成词汇量测试卷。
(2)本研究在词汇量测试选择词汇时,选择 HSK-4 级词汇中相同的 60 个词语,为了避免认读词语题的主观性过强影响实验数据,在 60 个词语外增加 20个干扰词。为保证测试具有准确度,测试结果的置信区间应在±5%-±4%之间。
(3)当设计配对题时,每道题中的六个词语被设计为属于相同类别,避免给出关于正确定义或解释的任何语法线索,保证词语中的字符不会重复呈现。该测试旨在作为词语知识的广泛衡量标准,而不需要测试者区分词义。
2、词汇量测试卷的选词
由于汉语水平考试(HSK)是一项国际汉语能力标准化考试,有稳定性且具有准确标准性。所以本研究选择 HSK-4 级词汇为测试范围,为测试具有内容有效性,选择的词汇应分散在 1200 个词汇中,因此在研究中测试的词汇占总数的5%。
现代汉语词语的语法功能很多,许多现代汉语虚词不表示实在含义,仅用于表示语法意义。学习者对虚词的了解反映他们的词汇深度知识,而不是词汇广度知识。因此,在汉语词汇量测试中应以实词为主要测试内容。HSK-4 级大纲词汇中,名词、动词、形容词的数量位列前三, 常用的兼类词 37 个, 如:科学、道德、成功、差不多等。这与现代汉语词汇的实际数量比例分布趋于一致。HSK-4级大纲词汇词性分布如表 2-1 所示。

............................

(二)词汇量测量试题的编制
本研究中有三项测试,分别为认读词语题、配对题和拼音题。这三个测试的内容相同,差异体现在答题要求、测试类型不同。为使被试清楚每个测试要求,研究给出了中文、英语和俄语对应的答题说明,确保被试理解在每项测试中应该做什么、怎么做。
认读词语题包含 80 个词语,被试需要选出自己认为知道的词语。80 个词语中有 20 个干扰词,干扰词的设置参照了喻啸的《中亚与东亚留学生汉字书写偏误对比分析》中中亚留学生常见偏误,主要有三类。一是形近误用造成的偏误,如测试卷中的“儿了”、“别八”、“自色”、“上牛”、“强然”、“起路”。二是音同音近造成的偏误,如“无会”、“方边”、“手到”、“已定”、“气床”、“又其”、“希欢”、“事间”。三是形近且音近造成的偏误,通常表现为增加、减少或改换部件,如“肖失”、“分种”、“担是”、“问提”、“拉圾桶”、“工做”。被试如果选择错误,总分将会降低。这些干扰词是精心设计的,目的是克服学生主观性,产生干扰。在拼写和形态上,干扰词与真实词语尽可能相似。试题类型大致如下:
答题说明:在认识的词后面划“√”,不认识的词后面划“×”。下列词语中有部分假词,如果选到将会扣分,全部划“√”者成绩作废。

..................................
三、问卷数据分析...........................................31
(一)定量数据分析.................................................31
1、均值显著性差异分析.....................................31
2、配对样本 t 检验.....................................32
3、相关性分析....................................33
(二)定性数据分析........................................35
四、综合讨论.......................................39

四、综合讨论

上述部分描述并分析了研究中收集的数据。本研究试图验证、比较认读词语题和拼音题在测试汉语作为第二语言学习者词汇量的有效性。为调查该问题,制定了四个研究问题。接下来将讨论这些研究问题。
问题 1:其他前提一致时,拼音题和认读词语题的试验结果之间是否显著差异?
认读词语题和拼音题作为词汇广度知识的测试方法,都体现了极佳的有效性。对它们配对样本 t 检验,两个变量分别为认读词语题测试成绩,拼音题测试成绩。由表 3-4 可以看到双尾显著性为 0.015,小于 0.05,所以两组数据在统计上呈显著性差异。差值 95% 置信区间下限为 2.506,上限为 7.514,跨度中不包含零,因此认读词语题与拼音题之间存在显著性差异。
关于在测试中选择的词语,被试在 HSK-3 级和 HSK-4 级的表现在两个测试中显著差异。HSK-1、2 级词语几乎没有出错,HSK-3、4 级常用交际词没有显著差异,但使用频率低的词准确率低。被试表示即使不知道词义,只要他们认识被测词语就能得到正确的答案,甚至能够通过读半边字写出准确的拼音。也说明在汉语中,认识汉字词形和知道词形的读音代表着词汇知识的两个细分层面,而这一点和英文字母明显不同。认读词表题只能测试学习者的词形知识,拼音题同时测试词形、字音两个能力层面,难度大,所以平均值较低。两种题型均值的显著性差异也表明了两种题型测试结构的不同。以上分析表明,拼音题和认读词语题对汉语作为第二语言学习者的词汇量测试有显著不同的影响。
..............................

结语
通过对一些汉语作为第二语言学习者进行的相关实验,本文运用有效性理论来比较认读词语题和拼音题的效度。基于对研究数据的定量和定性分析,发现以下几点:
1、同为词汇量测试方法,拼音题与认读词语题均呈现极好的有效性,检测结果存在显著性差异。检测数据显示应试者在近 50%的题目上表现出显著性差异,差异主要集中在 HSK-3 级、HSK-4 级词汇上。
2、内容一致时,拼音题的难度大于认读词语题,拼音题的试题区分度和内部一致性都比认读词语题好。效度指标显示拼音题的共时效度比认读词语题高,原因是在认读词语题中留学生明显地更容易高估自己的词汇能力。拼音题与配对题的相关系数高,表明拼音题的效度高于认读词语题,而且受试在拼音题中多音字、轻声词的表现上与配对题无显著性差异。
3、拼音题和认读词语题都是广泛被认可和接受的对外汉语词汇量测试题型,研究表明拼音题的表面效度更好。认读词语题能在有限的时间内测到更多的词,简便、操作容易,但被试认为其无法成为较大型的对外汉语词汇量测试题型。学生们对拼音题比较了解和熟悉,更容易接受。
4、通过对数据进行对比和细分分析,认为拼音题是可行代的、可替代认读词语题的词汇量测试题。认读词语题使用简单,速度快、范围广泛,效度较高。但测试结果易受到其他因素的干扰,被试者常常会高估自己的词汇水平。虽试图通过调整干扰词的占比和评分标准来改良,却未得到显著效果。若拼音题使用机考、机器阅卷等,完全可以替代词表题的对外汉语词汇量测试题型。
参考文献(略)

原文地址:http://www.sblunwen.com/jy/28452.html,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您可能在寻找教育论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教育论文频道(http://www.sblunwen.com/jy/)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