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世界”的不平凡--论路遥的文学小说创作

来源: www.sblunwen.com 作者:vicky 发布时间:2019-06-11 论文字数:24855字
论文编号: sb2019052214571326361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本文是一篇文学论文,本文最大的研究新意在第二章,发掘出路遥小说人物身上所具有的诗性人格特质以及这种特质给个体生命奋斗与生命抗争所注入的指向“远方”的诗性内涵与生命能量;
本文是一篇文学论文,笔者在对路遥全部的小说创作实践有相当程度的了解与把握后,深知路遥小说作品存在的问题甚至缺陷,但仍然认为在这些并不完美的作品背后,有着它一度被遮蔽的光亮,即笔者认为的“不平凡”。

第一章深沉的社会凝望者

第一节主流政治立场与人文关怀
政治生活是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它在诸多现实主义作品中并不少见,最显著的例子便是“十七年文学”中的革命叙事,路遥出生与成长的年代(路遥出生于1949年)正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的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且路遥曾一度成为“文化大革命”时期陕西延川红卫兵组织的首领人物,对此,延安大学文学院院长、教授厚夫(本名梁向阳)在关于路遥的最新研究成果《路遥传》中有详细论述。天然的政治敏感与后天的个人遭际,使得路遥的小说创作从不回避对于国家政治的关注与表达。从1973年公开发表的第一篇小说作品《优胜红旗》(短篇)开始,路遥便将对国家政治的敏感与热忱诉诸笔端,其后发表的《惊心动魄的一幕》《卖猪》《我和五叔的六次相遇》《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等系列小说作品以及他的集大成之作《平凡的世界》,都相当程度地涉及了他对于国家政治的关注与反思:或借政治生活系统内不同政治地位上的政治人物的命运变化来间接批判我国历史上曾经发生的方向有所偏离的政治运动,或借国家政治总方针、总路线对普通人生活的具体影响,反思上层政治对人民生活的影响甚至伤害。然而,无论是借政治人物的命运变化还是落脚于普通人生活的具体变化,路遥对于国家政治的关注与表达都或隐或显地表达着他对当时国家政治生活层面存在的问题的反思,表现了他对当时身在此种政治气候下的人的命运的关注,体现了路遥作为一名作家的责任担当与人文关怀。
一、对政治人物命运的关注
路遥对国家政治的反思既不同于早期伤痕文学对“文革”作呐喊式控诉,也不似“知青文学”对上山下乡运动或怀念或问责式的书写,路遥的政治反思首先在于对不同政治地位上的政治人物的塑造,且基本追寻“正反对举式”的人物塑造模式,即有一个造反派,便相对应有一个保守的当权派;有一个正直、为人民谋福利的国家干部,就一定有一个政治热情涣散、只关心自身仕途发展的负面干部形象,但路遥在塑造这些政治人物的时候,他的关注点在于他们个人在这场政治运动或政治方针与路线下的人生命运,从他们人生命运的变化中反思当时的政治给身处其中的人所带来的影响甚至伤害。
.......................

第二节经验式写作与社会变迁
路遥的小说创作具有很大的自传成分,这种自传性质多源于他的成长经历与生命体验,在《关于〈人生〉和阎纲的通信》一文中,路遥说到:“我较熟悉身上既带着‘农村味’又带着‘城市味’的人,以及在有些方面和这样的人有联系的城里人和乡里人。这是我本身的生活经历和现实状况所决定的。我本人就属于这样的人。因此,选择《人生》这样的题材对我来说是很自然的。”这段话表明路遥创作《人生》时的动机是源于熟悉并深有体验,因为他承认自己就是既带着“农村味”又带着“城市味”的高加林,这样深刻的生命经验不融入作家的创作中,是不能合理解释的。再考究路遥的成长历程:“1970年,国家首次在知识青年中招工,县上给王卫国(即路遥,下同)一个指标,让他去铜川市‘二号信箱’当工人。这是‘文革’开始后的第一次招工,机会非常难得,但王卫国却把这个名额让给了恋人(即路遥初恋林虹,下同)。”但路遥此举却并没有结出爱情硕果,“这位招工进城后的女知青,在进厂后不久,就给王卫国寄来‘绝交信’(即分手)”,这对路遥的打击是十分沉重的,一度让年轻的路遥“走到了死亡的边缘”。路遥从小家境极为贫寒,年仅八岁的他就因家中极度贫穷被过继给远方大伯家,当时唯一可以进入城市的机会转手让出去却收到这样的结果,这是他内心创伤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在路遥的诸多小说创作中,只要恋人关系中有一方进入城市或原本在城市后重返农村因而造成双方城乡关系的二元对立,他们的恋爱关系几乎都要遭受重挫。正如有研究者指出的那样,《人生》中高加林进城后便抛弃巧珍的情节与路遥这段感情经历有莫大关系。
当然,小说并非一定是作家的自传,但路遥的诸多小说创作都体现出他自身的生命经验对其创作所产生的巨大影响,无论是《人生》中的高加林欲跳出高家村走向城市,还是《在困难的日子里》的马建强因极度贫困所导致的过分敏感与自尊,亦或《你怎么也想不到》中薛峰与郑小芳城市与农村的人生选择,都折射出路遥本人的人生轨迹与生命历程,而路遥在这诸多经验式写作中所关注到的社会问题,如农村知识青年的爱情选择、他们的人生出路以及自我价值的实现等问题都成了路遥小说的题中之义。
.......................

第二章诗性人格的信仰者

第一节苦难现实的诗性超越
一、普通劳动者的精神之旅
通读路遥的小说,总有那么几个人物,让我们印象深刻,这种印象甚至不需要借由文学史对其精确的定位或经典化来获得,只需一头扎进其小说世界便可获得,他们深深烙印在广大读者心中,像一个个精神坐标给读者带去精神的营养与生命能量。纵观路遥小说中的这些人物,有一类人是值得分析的,他们或普普通通的劳动者,或政治生活中的领导干部,然而有一点是共通的:即曾经遭受或正在遭受现实苦难,同时又表现出对于苦难现实的诗性超越,即不以苦为苦甚至为乐,将苦难上升到一种必须的生命信仰与浪漫化、理想化的诗性境界。如《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平,明明在铜城煤矿的地底下日夜颠倒、挥汗如雨甚至面临着随时被夺去生命的危险,但孙少平的思想境界却一步步提升,直至文末,彻底超越了他所遭受的现实苦难:“他(孙少平)依稀听见一支用口哨吹出的充满活力的歌在耳边回响。这是赞美青春和生命的歌。”孙少平从进入铜城煤矿的第一天开始,就表现出超于所在群体的精神品质,当与他一起前来报到的新矿工,表现出对真实煤矿环境的恐惧与失望时,孙少平却认为“这里的状况比他原来想象得还要好……这里又脏又黑……但在他看来,这却是……一个令人振奋的生活大舞台!当孙少平在煤矿通过自己的努力给家里寄去第一笔工资时,孙少平内心满怀激动以至“热泪盈眶”,而当他与晓霞短暂约会后又必须投入到煤矿“牛马般”的劳动时,少平的思想活动由最初的振奋开始变成对煤矿生活的感恩:“你应该感谢命运给予你的机遇。你有了工作;你不再为吃饭和睡觉而熬煎;你还有可以自由支配的金钱。”只有曾遭受过极端困苦的人才会对原本艰苦而单调的煤矿生活生发出这样的情感关系,而难能可贵的是,即便孙少平从小就缺衣少食,从饥饿的高中岁月到漂泊沉重的黄原揽工生涯,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煤矿,他不仅没有自甘堕落,而是在一步步的生命探索与精神跋涉中化苦难为不苦,化战胜苦难为生活的必修课。
......................

第二节劳动者的生命抗争
一、崇尚劳动的生命信仰
路遥是一个极为崇尚劳动的作家,并将劳动作了区分,但在这区分中又有着某种统一,这在他的诸多创作谈与创作实践中都有体现。“从工作特点来看,作家永远是个体劳动者”、“文学创作的艰苦性还在于它是一种创造性劳动”、“我们应该具备普通劳动人民的品质,永远也不丧失一个普通劳动者的感觉,像牛一样的,像土地一样的贡献”,从这些态度明确、掷地有声的言论中,我们能看到路遥对于劳动的推崇甚至崇拜,同时,路遥将劳动作了类别上的区分,即个体劳动与创造性劳动,与之对应的则是集体劳动与普通劳动。路遥这种劳动观反映在他的作品中,则是人物身上突出的劳动精神,无论是高加林身上有没有留下“体力劳动”的痕迹,还是孙少平将“对劳动的态度”视为“一个人精神是否充实,或者说活得有无意义”的衡量标准。路遥笔下的小说人物几乎都具有一以贯之的劳动精神,高加林“修长的身材,没有体力劳动留下的任何印记”,但他作为通讯记者奔赴水灾前线、连夜赶稿发通讯也是劳动,只不过是从路遥口中的普通劳动变为他所说的创造性劳动,即体力劳动变为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兼顾,而孙少平更不用说,从他离开双水村走向黄原城再到铜城大牙湾煤矿,他走的就是一条沉重的劳动人生之旅,无论是黄原揽工的皮开肉绽还是铜城煤矿的日夜颠倒,孙少平的人生历程都凝聚着劳动者的血与泪,包括他的哥哥孙少安同样如此。
........................
第三章迷恋温情的乡土知识分子............24
第一节现实爱情与理想爱情夹缝中的温情诉求.............24
第二节传统家庭伦理下的亲情温度................24

第三章迷恋温情的乡土知识分子

第一节现实爱情与理想爱情夹缝中的温情诉求
路遥是擅长描写爱情的,尤其是青年男女的爱情,他小说中的爱情或如高加林与刘巧珍、孙少平与田晓霞的爱情一样凄婉动人,或如孙少安与贺秀莲的爱情那样相濡以沫,亦或又如田润叶与李向前的爱情一般纯善温润,但如果细细考究路遥笔下的爱情,不难发现在路遥思想意识的深处,他的爱情观是矛盾而又缠绕不清的,这矛盾又缠绕不清下的爱情观分明是对立的,但却存在着可以联结起来的一种情感特质,即无论路遥是想写一种综合了现实考量才产生的爱情,还是至纯至净、只问心灵不问世俗的理想之爱,在这两种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情感能量的爱情中,路遥都表现出了极其相似的温情诉求。高加林之所以会爱上巧珍,并不是因为他一开始就很喜欢巧珍,当马栓兴冲冲跟高加林说,他要去刘立本家向巧珍提亲时,高加林只是开开玩笑说:“那你这把川道里的头梢子拔了”,意思是说马栓看上了村里数一数二的姑娘,但他的内心并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高加林对巧珍的第一印象仅止于“刘巧珍看起来根本不像个农村姑娘”,显然,高加林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他会爱农村姑娘刘巧珍,以“看起来根本不像个农村姑娘”的标准来观察刘巧珍,其隐含的信息就是高加林内心真正中意的不是农村姑娘,而是它的反面——城市姑娘。高加林后来之所以会爱上并彻底陷入与巧珍的热恋,与巧珍带给他的温暖与感动有莫大的关系。
.......................

结语

参考文献(略)

原文地址:http://www.sblunwen.com/wenxuelw/26361.html,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您可能在寻找文学论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文学论文频道(http://www.sblunwen.com/wenxuelw/)查找


上一篇:信念的坍塌:尼古拉斯·里纳尔迪小说《大桥坍塌》的主题探析
下一篇:《儒林外史》中科举文化对人的价值观的影响 ——以周进、范进、严监生为研究对象